易发平台

                                                          易发平台

                                                          来源:易发平台
                                                          发稿时间:2020-06-02 13:30:44

                                                          “生下来是黑人,已是一纸判决书”

                                                          提升社会地位离不开自信和自强

                                                          奥巴马成为美国首位黑人总统后,很少有人会说美国黑人的社会地位已彻底改变,相反,很多人会提及“奥巴马从小跟着白人母亲,在白人社群长大,本身是离黑人社群很远的混血黑人”。记者在美国认识几个混血黑人,他们通常对白人或亚裔父母一方更认同,认为这一方对他们的生活更有影响。有个黑人混血男孩的妈妈是泰国人,记者看他在社交媒体上发的都是和母亲家族的人合影,没有一张与黑人父亲的合照。

                                                          曾有一个黑人学生非常委屈地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不是我们笨,有些东西我们在中学真的没学过。低收入家庭的黑人学生往往只能在师资薄弱的学区就读。”记者简单算了算:自己曾在美国大学任教17年,只遇到过一名黑人同事;在当年留学的美国高校,每年毕业的本科生中只有4%是黑人学生,且多是运动员特招生;读博期间历年的同学累计有五六十人,但只有4名黑人同学。和记者抱怨教育不公的这个黑人学生很有语言天赋,爱好摄影。他毕业后参军驻扎日本,临行前还特地冒着大雪来与记者话别。他一年四季都戴顶帽子,说“不想露出蓬松的黑人卷发”。正如美国黑人女作家托尼·莫里森《最蓝的眼睛》一书中的那个黑人小女孩,她一直梦想着自己有一双白人的美丽蓝眼睛。这种自我嫌恶的心理也体现在上世纪40年代著名的“娃娃测试”——美国黑人小孩普遍喜欢白人娃娃,因为“白”才是美。心理学家已证明,长期生活在被歧视、缺少自爱的环境中,会严重抑制儿童心智的健康发展。

                                                          德国慕尼黑大学北美文化史专家霍亨格施文德在接受德意志电台采访时称,美国种族歧视现象依然严重,病根在历史上的奴隶制,而当前美国社会的种种现实更是催生种族歧视的加速剂。他认为,在奴隶制时代,美国白人普遍认为黑人都是有暴力倾向的野蛮人,而随着黑奴解放和美国黑人的不断抗争,黑人的社会地位较过去有明显提升,但根植在一部分白种人内心的对黑人的恐惧和偏见却有增无减。当前的美国社会,非洲裔、西班牙裔等少数族群因受教育程度不足而导致相对贫困,并间接导致有组织的暴力犯罪行为,更加剧了白人群体对他们的防范,如此周而复始形成恶性循环。霍亨格施文德称:“为避免冲突继续升级,美国不少城市开始积极采取措施缓和警察与黑人之间的关系,如警察与辖区内的黑人一起打篮球等等,但这些措施显然无法解决美国社会根深蒂固的种族歧视问题。”

                                                          麦卡蒂的母亲敖德萨·莱莉在采访中说道:“我的儿子尽职尽责。他只是想靠烧烤店为自己和家庭挣点钱。然而,他们却跑来杀掉我的儿子。”

                                                          这项开放标签研究评估了在研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5日和10日疗程与单一标准治疗相比较的治疗效果。研究表明,接受瑞德西韦5日疗程的患者在第11天时更易出现临床改善,且改善相比较于标准治疗组高出65%(OR 1.65 [95% CI 1.09-2.48]; p=0.017)。与标准治疗相比,瑞德西韦10日疗程同样有利于改善临床表现,结果趋向于但尚未达到统计学意义(OR 1.31 [95% CI 0.88-1.95]; p=0.18)。在这两个治疗组中,都没有发现瑞德西韦新的安全信号。吉利德计划在未来几周内提交完整数据,以在同行评审期刊上发表。

                                                          “他很喜欢警察,”麦卡蒂的朋友、路易斯维尔市议会主席大卫·詹姆斯说道,“他经常在警察执勤时免费请他们吃饭,和他们交流也很多……我不希望一个受到社区爱戴的人因为宵禁而被杀。”路易斯维尔新任警察局长罗布·施罗德也表示,麦卡蒂和当地警方关系非常好:“他总是为工作中的警察提供饭菜,和很多警察是好朋友。”

                                                          《环球时报》记者去年曾到美国孟菲斯参观“国家民权博物馆”,也就是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遇刺的汽车旅馆旧址。看过展览,记者的感受是,尽管在美国已生活20多年,但实际上对美国黑人数百年的磨难和抗争史还是知之甚少。一所美国高校非裔研究系的主任对此并不感到惊讶,他告诉记者,现在很多美国人对黑人的历史了解也很有限。甚至在美国高等学术教育界,黑人也集体失声。他表示,教育是美国黑人感到最不公平的地方。1994年,美国一本引发争议的畅销书《钟形曲线》写道,非裔的平均智商低于其他人种,拖累了社会素质。事实真的如此吗?

                                                          长期积累的各种社会问题,黑人被贴上“家庭观念差、不重视教育、懒惰、高犯罪率”等标签。一些美国黑人也习惯将自身处境不佳的责任推给其他人,而很少反思,或没有意愿去做出改变。在美国,黑人家庭单亲率是70%。记者曾走进一家黑人社区的图书馆,原本供读者查阅资料和打印文件的机房变成了孩子们的网络游戏室。记者有几个当老师的美国朋友,提到难管理的黑人学生都显得很无奈,有的还为此辞了教职。有个未受过良好教育的黑人女性曾和记者闲聊,听到有亚裔学生因太用功过劳死时居然笑着说:“这太傻了!”在美国职场有一个普遍现象,如果黑人职员是少数,就会和其他族裔一样,比较勤劳,也好管理。很显然,黑人真正要提升社会地位,离不开自强和自信。